上海地铁2号线4月底恢复常态末班车 需全程戴口罩


如果不封城,更多城市变成武汉那样,国家的损失就太大了

中国卫生:2月1日带队再征武汉,您表示要到“有重症的地方去”。面对病毒威胁下的重病人,您都有哪些武器?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答记者问

但即使解除了封城,我们的防控还不能放松。要警惕无症状病毒携带者、警惕出院病人会重新复阳。还要继续加大社区防控力度,所有出现发热症状的人,必须到医院发热门诊去就诊、检测。还要警惕的是,国外病人正处在上升期,严防疫情输入是另一个重要战场,这有可能导致我国第二波疫情的传染和流行,所以我们要“严防死守”,才有可能避免引起新的流行。

我们支持各国央行根据授权采取特别措施。各国央行已采取行动支持信贷流向家庭和企业,增强金融稳定,以及加强全球市场流动性。我们对央行扩大货币互换额度表示欢迎。我们还支持为确保金融体系持续支持经济而采取的监管措施,并欢迎金融稳定理事会宣布协调此类措施。

中国卫生:作为传染病学专家,在1月18日去湖北之前,您对湖北和武汉的情况有所了解吗?作为国家卫生健康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最初到达武汉时,面临的情况,和之前所听到的、所预想的,有什么不同吗?

我们被安排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这个院区是国家卫生健康委指定的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定点救治医院。2月2日刚到武汉时,病人量正在急速往上涨,院区原计划收治400位重症病人,因为病人太多,立即增加收治800病人。对于一家医院来说,有几十个重症、危重症病人就很不得了,突然要收800名重症,物资上、人员上都出现了很多困难,氧气、呼吸机、防护服都不够用。好在后来有10省市十多支医疗队陆续赶来,医疗物资也迅速到位,各方面的压力才慢慢缓解。

我们欢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尽最大程度运用各种工具支持有需要的国家,作为全球协调行动的一部分,并要求它们定期向二十国集团更新此次大流行病的影响,汇报应对举措及政策建议。我们将继续应对低收入国家因疫情导致的债务脆弱性风险。我们还要求国际劳工组织和经合组织监测大流行病对就业的影响。

有一位感染新冠病毒的外科医生,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现象,运用“人工肝”治疗后,他的细胞因子很快降下来,呼吸困难也得到改善,经过3次干细胞治疗,同时给予肠道微生态调节剂治疗,在住院治疗14天后,患者检测病毒核酸转阴性,肺部病灶明显吸收,住院治疗24天后好转出院。

中国卫生:我国本轮疫情流行高峰已过,这是不是意味着防控工作也可以告一段落了?